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美好社会的朝圣者

聊以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,使他不惮于前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Notes of Political Philosophy Courses in Yale University  

2015-03-26 23:00:21|  分类: 政治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刚看完第2节,我认为Smith教授讲得并不算好,不过既然是名校公开课,质量想必不会太水的。
第2节 Apology of Socrates 《苏格拉底自辩篇》

自辩篇概括:苏格拉底说,对我的毁谤由来已久,戏剧家们专门为我写剧嘲弄我;我得到德尔斐神谕说我是世上最聪敏的人之后,我不敢相信,力求找到世上比我聪明的人,遂与每个政治家、工匠等人讨论,发现他们都自以为是,以不知为知,因此得罪了不少人,所以我被审判了。我谨遵神命(力图验证德尔斐神谕),因此渎神罪名不成立;青年们是不会想跟对他们有害的人在一起的,即使他们被蛊惑了,他们的亲戚也会组织他们,因此腐化青年罪名不成立。我不重视财富,毕生叮嘱你们关注美德,对你们、对城邦有好处。
长期以来苏格拉底被视为思想言论自由与政治抵抗的殉道者,与耶稣、伽利略相提并论。然而,柏拉图写下《自辩篇》的用意是否就是我们一般所理解的对思想自由的提倡?(在Republic 《治国篇》 柏拉图是提倡言论与艺术审查的)
教授认为,自辩篇中有一个隐含的主题:谁有权教育城邦的年轻人?谁有权传授公民道德?或者说,谁有权统治(govern)? 是所有公民还是哲学王?(民主政治与精英主义之争;有知识的人才是万物的尺度;苏格拉底一脉一致反对雅典民主)
蛊惑青年与渎神的罪名,其实就是谋反罪的另一种说法。
哲学与诗学之争:雅典的传统是诗学,(崇尚激情),荷马史诗享有崇高地位,是教育青年的材料,它崇尚战士美德,信奉神灵;苏格拉底是爱智者,(崇尚理性),不用武力解决问题,而用辩论来探求答案、研究美德。而哲学必然与虔诚相冲突,因为哲学强调理性,强调怀疑精神,要用自己的理智来检验信条,这会威胁到雅典城邦的共同信仰。“未经检视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”,那按习俗生活的人都是盲活者了?
苏格拉底之死发生于伯罗奔尼撒战争后不久。雅典战败,经历了八个月的三十僭主时期,而苏格拉底的不少学生与朋友都与三十僭主寡头政治有关,甚至就是僭主。 三十僭主是斯巴达的傀儡政府,在雅典实行恐怖统治,大开杀戒,镇压民主派。苏格拉底与他们关系密切,不免有嫌疑,(尽管他在自辩篇声明自己并未服从三十僭主的命令)。后来民主派重新上台,起诉苏格拉底的三人都是民主斗士。
获得神谕之后,苏格拉底从关注自然哲学变为关心个人公民美德。为何他不参与公共事务,而只关心美德?何为苏格拉底的公民美德?
苏格拉底是政治哲学的祖师爷。

(看完这一节,教授总是抛出问题而不回答,但是学生又不知怎么回答)


第3节 Crito 《克里托(格黎东)篇》

本篇内容概括: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行义事,不能以不义对不义。不经雅典人允许就离开监狱是不义的,因为违法是不义的。违法不义,因为法律给了公民生命,是国家的灵魂。我已与法律订下约定,它给我生命使我成长,我毕生侍奉它。是人不公,而非法律不公。

教授的话实在太多了。整节课讲到一半才说道Crito,前半节还是在说Apology。

开场问题:苏格拉底有罪吗?

在自辩篇中,苏格拉底是公民抗命的典型。他坚持过私人生活而不涉足政治;雅典人审判十将军,就他一个投了反对票;三十僭主命令他逮捕一个人,他不干。他坚持哲学思考,屡屡挑战城邦的传统习俗与信仰。他似乎认为,公民个人的道义是在城邦的法律之上的。

然而在格黎东篇中,苏格拉底却声称公民应服从法律,俨然是一位坚定的爱国者。只要违反任何一条法律,就是在挑战整个法律的权威,无规矩不成方圆;不仅如此,法律还给了公民生命,是法律准许公民出生、要求父母抚育公民长大和成长。如何看待这两者的冲突?是因为苏格拉底想安抚无法把他救出来的格黎东吗(找个理由不越狱)?(个人)理性与(集体)法律的冲突应如何调和?我们按选择哪一个来作为安身立命之原则?

教授认为,苏格拉底选择留下来受刑是有意为之的哲学殉道举动(他正好死于70岁),以使哲学在后世被表彰为为勇气与正义的源泉。教授认为他不是毫无罪愆;苏格拉底敌视民主(当然我们得好好考虑下教授所言的民主该怎么定义),而且他声称他的同胞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,他的生活才是神性指示的生活。我们该怎样看待苏格拉底这样的公民抗命者?是提高容忍度吗?他这样的异端可以催人反思和内省,但这就能证明他的正义吗?柏拉图并未争辩苏格拉底应被容忍,这样会使其学说平凡。雅典人把他送上法庭,因为他们知道苏格拉底并非无害,他在挑战雅典人的传统信仰,而且他很擅长吸引信徒。容忍苏格拉底似乎就等于不在乎自己的生活方式——我们愿意天天给你骂。苏格拉底的例子让我们思考容忍的极限,言论自由本质就是好的吗,或者或它能压倒其他的一切好?教授认为,容忍到了头就会变成虚无主义,因为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,没有对和错。(值得一提的是,苏格拉底是认同道德标准的存在的,他反对智者的诡辩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