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美好社会的朝圣者

聊以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,使他不惮于前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《资本主义与现代社会理论》(书本内容概括未完)  

2015-01-07 23:30:30|  分类: 社会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中大政治系主任郭忠华译著。此书在中大旁边的学而优书店购买,当时是出于支持实体书店的想法,买后发现原来是中大教师所翻译的。而我也与政治系所在的政务学院有一些偶然的联系——缘分呢。
本书介绍的三位思想家是马克思,涂尔干与韦伯。马克思与韦伯之间的对手戏比较多,世人皆知两人对于资本主义的起源有着不同的解释。涂尔干则有点独角戏,他的主要敌人是功利主义。
中国人对马克思的思想应该比较熟悉,历史唯物主义、阶级斗争论,在此提一下大家不熟悉的一些内容。马克思主张通过普选来消除政治与社会之间的异化与分离。这一点应该是受到英国工人宪章运动以及巴黎公社运动的影响。
马克思的异化观念值得研究,为此我特地买了他的《1844经济学哲学手稿》,这本书集中反映了他的异化观点。至于马克思的经济学说,作为经济学学生,我认为他的学说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失败了。理论上,新古典经济学的边际效用价值论取代了古典经济学(马克思属于这一学派)的劳动价值论,时至今日仍然是主流经济学,发展出了一套比较成熟的分析体系;实践上,社会主义国家的计划经济纷纷遭遇失败。其经济理论的预见性在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,但我认为他的观点已包含在凯恩斯的边际消费倾向理论中。
马克思的阶级分析法是最大遗产。稍后一些时间我将用这一方法分析我国当下社会,内容或许会有些令人不快。
涂尔干的理论核心,我认为在于失范与团结。工业文明的到来冲击了传统社会秩序,个人主义的时代降临了。旧秩序奄奄一息,而新秩序还未形成,社会便处于失范状态,出现诸多社会问题。我国当下处于社会转型期,社会矛盾尖锐,也是如此。
涂尔干认为,旧秩序已经无法恢复,历史不能走回头路,现代社会应形成一种基于个人主义而又维护社会稳定的“有机团结”。我的理解是个人与社会相平衡。拿我国来说,旧秩序如传统儒家和极左狂热都已不再适应当代中国发展,在当下,个人主义的增长是必然趋势,此时我们应该完善法律和道德体制,以此阻止损人利己的行为。复古主义(无论是两千年来的古还是建国头30年的古)都是违背社会潮流的。
韦伯是新康德主义者,坚持认为科学与伦理是两码事,科学是判断事实是怎样,伦理是判断对不对。他不认为社会中有着坚定不移的宏大发展规律;在局部历史中,人们可以研究出一些规律,但所谓“历史发展规律”这样具有必然性的判断不适用于人类社会,社会科学不是自然科学,并非事事必然。因此他不接受马克思的经济决定论,他更愿意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而不是用所谓规律硬套到历史上。但是人类历史有一条“理性化”的线索,从巫术到宗教再到科学,人类的理性不断提升。官僚制度因其效率而符合理性要求,必将广泛推广。韦伯担忧,官僚制的统治将使人类沦于机械状态,这将损害传统西方的自由等价值。他寄希望于领袖的“超凡魅力”来冲破官僚制的铁笼。
关于社会生活中经济、政治与文化三方面的关系,基于历史唯物主义,马克思认为经济决定政治与文化,而后两者又反作用于经济。其实,如果文化的“反作用”“相对独立性”足够强,“”决定“如何成立?那到底是谁在决定谁?还是说它们是平行的关系?最近我在学习统计学,统计学根据数据经验来分析两个变量之间的关系。能否用统计学来明确三者关系呢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