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美好社会的朝圣者

聊以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,使他不惮于前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《慎子》《尹文子》《公孙龙子》  

2014-10-01 23:29:46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慎子与尹文子都是兼收多家思想的学者,立场不甚鲜明,可能也是因为这样而未能成为某一学派的代表人物。
慎子崇尚自然,君无事而臣事事,发展了无为而治思想;重视法治,权责分明,“忠不得过职,而职不得过官”;民主思想,“立天子以为天下,非立天下以为天子也”;其思想最重要的一点在于“势”,“尧为匹夫,不能使其邻家;至南面而王,则令行禁止,由此观之,贤不足以服不肖,而势位足以屈贤也”,强调了权势地位的重要性。 势位足以屈贤 ,我对这一句颇感无奈,这句话用现代的方式来解释,就是知识在权力下哭泣,知识分子不受尊重。当然他提倡“君无事”“立天子以为天下”是对君权的限制,他要维系君主权威,又否定君权的高尚性,限制君主权力,有点像霍布斯?(当然我没看过《利维坦》,只是猜想)
尹文子:
名实相符,"形以定名“”名以检形“,以“好人”为例,”好则物之通称,牛则物之定形,以通称随定形,不可穷极者也“”则好非人,人非好也“,区分了两种概念;”名定则物不竞,分明则私不行“,名正言顺,社会井然有序。
“圣人者,自己出也;圣法者,自理出也。理出于己,己非理也;己能出理,理非己也。故圣人之治,独治者也;圣法之治,则无不治矣。此万物之利,唯圣人能该之。”此处提出了法治优于人治,然而又认为“唯圣人能该之”,圣法还是得出于圣人,圣人的威权地位仍不可动摇。圣王思想是春秋战国思想家们的一个共同特点,他们往往借圣人为己立言,此种思想危害巨大,民众往往期盼道德高尚的明君圣人横空出世拯救万民,而自己服从现有权威、不思反抗,或者盲从领袖。如果说圣法出于圣人,尤其是“唯圣人能该之”,万一圣人错了呢?我以为,好的法律是社会集体理性的结果(虽然统治阶级话语权更大,但法的实施必须得到被统治者的同意),立法者的作用会比普通人大,但不能说圣法出于圣人;立法者可能犯错,法需要与时俱进,后人应有权修法。
“乱政之本,下侵上之权,臣用君之术,心不畏时之禁,行不轨时之法,此大乱之道也。”这体现了尹文子对等级秩序的重视。但又说“得时则昌”“失时则亡”,那么“时之法”如作“当时的法律”解,未必正确,违反它也未必为错。故此处“时之法”当作“符合时代的法律”解。
尹文子同样主张君臣权责分明各司其职、君主把握权势。
“故贵圣人之治,不贵其独治,贵其能与众共治”“,主张君民共治,”为善与众行之,善之善者“,以达到”贤愚不相弃“。但根据前面的重视名分、各司其职的主张,尹文子主张的共治最多是让君主多听百姓意见,最终决定权还是在君主手中。
用人上,尹文子重视物质刺激,”人皆自为,而不能为人。故君人者之使人,使其自为用,而不使为我用“”禄薄者不可与经乱,赏轻者不可与入难“。物质刺激固然重要,一味用忠诚道德来约束、驾驭下属是不现实的,使下属利己与利我(我指上司)统一,上司才能最大获利;但精神刺激也不可或缺,如果下属太重视物质刺激,他就很可能不会选择与上司”经乱“”入难“,因为这样做会导致物质损失。
尹文子主张君主要掌握民众贫富的权力,”凡人,富则不羡爵禄,贫则不畏刑罚“”故古之为国者,无使民自贫富。贫富皆由于君,民知所归矣“,君主要做到”由爵禄而后富“”由刑罚而后贫“。但经济规律自有其规律,分配作为经济活动之一亦然,通常情况下人们不一定要靠爵禄来致富,也不一定因刑罚而变穷。如果非要”由爵禄而后富“”由刑罚而后贫“,那么就要消灭其他的致富途径和其他的致贫途径,前者无疑违背了经济规律,比如我国古代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,士人由爵禄而后富,就会把过多的人从农工商领域吸引过来,影响生产;后者则养懒汉,不违法就不会穷,人们就会尽量磨洋工。
尹文子主张刑罚适中,“刑罚过,则民不赖其生。生无所赖,视君之为末如。刑罚中,则民畏死,由生之可乐也。知生之可乐,故可以死惧之。”
《公孙龙子》极为晦涩,不得不看翻译。“彼彼止于彼,此此止于此”,翻译译为“那个名称和那个实体,只能有那种称谓关系;这个名称和这个实体,只能有这种成为关系”,名实一一对应。由此公孙龙推出了白马非马的论断,白马的名称只能对应白马这一实体。在生活中名实一一对应并不总是发生,如在《尹文子》中“璞”就有两种意思,引起了误会,公孙龙要求名实一一对应有其道理,但许多时候人们不需要对同类事物作太详细的区分,名与物的关系完全可以一对多。
说到白马非马,光是“非”字的含义就需要加以明确,“非”可以是“不等同于”,也可以是“不属于”。作“不等同于”解,白马不等同于马,自然正确;作“不属于”解,自然不对。观《白马论》,公孙龙着力点在于论证白马不等于马,他是承认有色之马属于马的(“求马,黄、黑马皆可致”),所以我认为公孙龙是对的,尽管白马非马论被所谓官方哲学斥为诡辩。由于“白马非马”这句话本身就有歧义,人们对“白马非马”论的非难就集中表现为对“白马不属于马”的攻击(比如网友说“黑人就不是人吗?”这句话的时候,他心里想的是“黑人就不属于人吗?”);也正因为这句话的歧义,“白马非马”论才引来无数口诛笔伐,获得了惊世骇俗的名声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